棉门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门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铺天盖地的推送眼镜哥凌乱了

发布时间:2020-02-14 07:23:45 阅读: 来源:棉门帘厂家

谷歌眼镜宣讲的Q&A环节,一眼镜男拍案而起,大声质疑“这不是创新,我不要社交网络垃圾乱推送”,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布道会议上,会有这样一个离经叛道者出现,但是人们却对这位眼镜男的质疑给予了掌声。

上面这幕出现在美国知名的西南偏南(SXSW)大会上,西南偏南大会始于1987年,起名称源自于联合创始人路易斯·布莱克因希区柯克的电影《西北偏北》。1995年,大会核心三个单元之一的互动部分成为热潮,谷歌眼镜的此次宣讲会就是与其紧密相关内容之一。

对质疑给予掌声是因为问题真实存在

谷歌开发者布道师蒂莫西·乔丹原本是希望借西南偏南大会的互动单元,演示谷歌眼镜的通知推送功能,向更多的科技爱好者宣讲谷歌眼镜在功能实现和开发效率方面的特性和优势。为此,这位开发大神对公司推出的“Mirror API”进行了详细的介绍,声称谷歌提供的应用程序接口能够帮助开发者轻松实现“纽约时报”这类新闻应用对关键性事件的推送和“Path”这类社交网络应用程序信息的推送。但实际上蒂莫西·乔丹却忽略了问题的存在——过度频繁的推送容易让人烦躁。

通知推送的问题在智能手机生态下就一直存在,堪称用户体验和智能手机功能特征的矛盾所在。当年,智能手机生态逐步趋于成熟时,一些应用程序开发者纷纷在产品中整合推送功能,并与操作系统的通知中心相结合,最大限度的实现重大内容覆盖。起初,很多用户对这种方式感到乐此不彼,甚至会在流量和推送之间选择后者,并且认为“无推送,不智能”。这些看起来有理有据的观点随着量变,最终成为了质变——开发者开始分不清通知推送的“迫切性”具体指的是什么,无论大小事件、无论早晚时段、无论心情好坏,应用程序都我行我素的推送开发者价值观认为是对的东西,这些内容一开始用户可能还会主动去关闭,但是慢慢的可能就会直接忽略,甚至感到厌倦和恼怒,尤其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更有甚者连应用程序都会遭殃而惨遭连坐,直接被从手机中卸载。就我自己而言,去年奥运会频繁推送通知的某官方应用被我删除之后,就再也没有重新安装过,而改用了第三方应用。把握不好通知推送的度,对开发者来说得不偿失。而同样的问题也会出现在谷歌眼镜之上。

通知推送是谷歌眼镜的命根

谷歌眼镜并非内容收发的核心载体,而是辅助内容显示平台,它需要外挂在智能手机上,利用外在网络连接,实现应用程序通知推送和基础功能,如拍照、录制视频、查询位置等基础功能操作。从目前官方营销的内容片段以及西南偏南大会上对“Mirror API”和通知系统大谈特谈来看,通知推送在未来将成为谷歌眼镜核心功能之一。大多数内容将作为推送的次级功能展开。比如,推送消息的阅读功能,只有在推送到达设备之后,用户才能够阅读消息内容,而按照谷歌的说法,用户可以仰头抬头来切换推送内容。

那么问题就来了,谷歌眼镜用户会不会遇到像智能手机一样?答案是肯定的,必然会遇到这种情况,否则,眼镜男也不会在西南偏南大会上拍案而起,也不会得到与会者的掌声。

其实问题很明显,从开发者的角度来说,海量推送内容对访问量起决定性作用,尤其是那些内置广告的应用程序,多一条推送可能意味着多数个单位的CPM(千次展示费用)效果。另外,对社交网络,即时性需求尤为明显,这种需求具体则表现为当我们去某一个风景名胜之地,或者吃了一个非常好吃的东西,都习惯性的传到社交网络上,甚至圈出几个好友,迫切的等待有人回应。这时候,通知推送就至关重要。问题是,这种需求建立在用户有需要的情况下,而在用户没有需求的情况下,比如凌晨两三点休息的时候,或者你正在和女朋友逛街或者看电影,推送就显得没有必要,甚至会令人烦躁。但是谁也不能保证没有夜猫子和电灯泡的出现,社交网络就是这样。

当需求和功能是一对矛盾统一体的时候,看似很难办的问题实际上有并不是解决不了,而且解决方法也很简单,将需求和功能拆分为二,满足需求,但不主动提供功能。如果用户有推送的需求,需要手动开启,并且针对推送的时段和情况进行个性化定制支持。这样主动权全部在用户手中,何时推送,推送什么也全部在用户的掌握之中。

如是,眼镜男可能就会不好意思站起来。

工商税务

深圳注册公司流程

中山注册公司转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