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门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门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躲在与时俱进代沟后面与消费电子新鲜有多远扯谈的乐趣shangjinblogtechwebcomcn

发布时间:2020-01-17 19:36:39 阅读: 来源:棉门帘厂家

躲在与时俱进代沟后面:与消费电子新鲜有多远 在10年前,中国互联网的先驱瀛海威曾经在胡同口树立过一幅广告牌,“您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500米”。现在这个500米已经成为了当下对中国互联网发感叹专用案例。而每年年初,当国际消费电子展一如既往的在拉斯维加斯如火如荼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感慨,我们距离消费电子的新鲜有多远呢。英国《金融时报》的专栏作家阿米提·什莱斯曾经写过一篇《“代沟”也与时俱进》,他认为全球每个年龄段间的代沟正在发生变化,每一代人都用科技把老一代人排除在外。他写道:“我们这代人用圣诞节电视、电话和随身听把我们的父母排除在外。我们的父母用收音机把他们父母排除在外。但现在的年轻人,在10岁的时候,他们已经通过玩游戏或即时消息找到了一个新群体。这股潮流缩短了童年,这是一种人们讨论很多的痛苦。但这股潮流也缩短了为人父母的时期。”

正如同罗大佑将这代人称为电脑儿童,全球化的消费电子潮流,正在成为曲格“代沟”的器物标志。当1月5日晚饭后,几百名全球技术专家端坐在拉斯维加斯希尔顿酒店听比尔·盖茨大谈数字生活方式概念时,各式各样的消费电子已经潜移默化的成为了后电脑时代继任者,千奇百怪的电子产品试图提前粉饰2005年消费领域的生龙活虎。正如同索尼总裁出井伸之在90年代所预言的那样,“各种单一通途的电子产品会再取代包揽各种功能的电脑,电脑制胜论早晚还得面对消费电子设计者墙倒众人推的局面”。

当比尔·盖茨充满倾诉欲般的告诉几百名技术专家,他在新世纪第一个十年初期就预测,数字生活将在这个十年就会梦想成真,甚至会比预期的发展速度快得多时,盖茨也许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试图指导全球月收入1000美元以上的人们该怎么生活。尽管这已经是比尔·盖茨连续第七年在国际消费电子展上大谈特谈,即便在盖茨亲手演示家庭媒体中心时电脑死机,秀赛车游戏时蓝屏超出系统内存警告,似乎没人有勇气来挑战他所推销的数字生活方式。

在2004年的消费电子领域,苹果的异军突起已经不用再怀疑了,以至于史蒂夫·乔布斯有勇气不参加今年的国际消费电子展,而在1月12日以自己的Macworld Expo相对抗。这也就引发了微软、索尼、雅虎和电视巨头维亚康姆组织反iPod联盟的产生,因为面对当下全世界1080亿美元的消费电子产品,没有一个企业敢说自己无动于衷。音乐、电影、卡通,这些娱乐被以消费电子厂商搭台,人民群众唱戏的形势商业化了。微软、英特尔、惠普、索尼、三星,这些昔日的纯电脑巨人或者电器大亨,正在悄悄的同质化,似乎消费电子大佬的身份才能更博得金融分析师们的青睐。每个人的口袋和客厅再一次被频繁意淫,在国际消费电子展馆内据说搭建了至少30多套模拟客厅和起居室,并不搭界的男女模特们试图在展示台上发挥自己从百老汇学习来的肢体表演经验。如果你看某人举着本去年最后一期的《商业周刊》,不用说,肯定是三星的员工,《商业周刊》以三星的设计为封面,专门探讨了消费电子岁月下越来越咄咄逼人的三星,实际上从这次消费电子展上,完全可以看出世界经济最真实的晴雨表,美国、日本、韩国几乎垄断了消费电子领域80%的创新产品,尽管这些产品十之八九是中国制造,消费电子界的胜利者却往往并不是世界经济链条上的蓝领国度。

正如同史蒂夫·乔布斯像一个数字教徒一样诵读道:“我们的经济体系,不断等待着下一件疯狂的大事”。实际上当下的经济体系正在贪婪的依赖着电子消费品,千亿美元的市场,以及百亿美元的广告空间,以及随之产生的各式各样的版权费用,正在稳固的为世界经济提供消费动力,阿米提·什莱斯所划归的新一代数码青年第一次以主人翁的身份对世界经济登台入室,他们没有什么大额存款,不够买车买房,但是麦当劳打工半个月的收入还是有的,这点薪水恰恰够买个新数码相机了。这种影响并不仅仅是美国的消费电子市场,放眼望去,中关村越来越多的地产项目以数码大厦自居,而不是90年代所流行的电脑市场。如果说当年瀛海威距离信息高速路500米的话,今日的消费电子浪潮,正在更迅速的拉近中国青年与世界的距离。曾经诸多分析认为,中国互联网的商业技术模式与世界存在6个月的时差,那么消费电子的潮流就如同印度洋的蓝水一样,我们第一波浪潮距离不超过250米。

在10年前,中国互联网的先驱瀛海威曾经在胡同口树立过一幅广告牌,“您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500米”。现在这个500米已经成为了当下对中国互联网发感叹专用案例。而每年年初,当国际消费电子展一如既往的在拉斯维加斯如火如荼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感慨,我们距离消费电子的新鲜有多远呢。英国《金融时报》的专栏作家阿米提·什莱斯曾经写过一篇《“代沟”也与时俱进》,他认为全球每个年龄段间的代沟正在发生变化,每一代人都用科技把老一代人排除在外。他写道:“我们这代人用圣诞节电视、电话和随身听把我们的父母排除在外。我们的父母用收音机把他们父母排除在外。但现在的年轻人,在10岁的时候,他们已经通过玩游戏或即时消息找到了一个新群体。这股潮流缩短了童年,这是一种人们讨论很多的痛苦。但这股潮流也缩短了为人父母的时期。”

正如同罗大佑将这代人称为电脑儿童,全球化的消费电子潮流,正在成为曲格“代沟”的器物标志。当1月5日晚饭后,几百名全球技术专家端坐在拉斯维加斯希尔顿酒店听比尔·盖茨大谈数字生活方式概念时,各式各样的消费电子已经潜移默化的成为了后电脑时代继任者,千奇百怪的电子产品试图提前粉饰2005年消费领域的生龙活虎。正如同索尼总裁出井伸之在90年代所预言的那样,“各种单一通途的电子产品会再取代包揽各种功能的电脑,电脑制胜论早晚还得面对消费电子设计者墙倒众人推的局面”。

当比尔·盖茨充满倾诉欲般的告诉几百名技术专家,他在新世纪第一个十年初期就预测,数字生活将在这个十年就会梦想成真,甚至会比预期的发展速度快得多时,盖茨也许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试图指导全球月收入1000美元以上的人们该怎么生活。尽管这已经是比尔·盖茨连续第七年在国际消费电子展上大谈特谈,即便在盖茨亲手演示家庭媒体中心时电脑死机,秀赛车游戏时蓝屏超出系统内存警告,似乎没人有勇气来挑战他所推销的数字生活方式。

在2004年的消费电子领域,苹果的异军突起已经不用再怀疑了,以至于史蒂夫·乔布斯有勇气不参加今年的国际消费电子展,而在1月12日以自己的Macworld Expo相对抗。这也就引发了微软、索尼、雅虎和电视巨头维亚康姆组织反iPod联盟的产生,因为面对当下全世界1080亿美元的消费电子产品,没有一个企业敢说自己无动于衷。音乐、电影、卡通,这些娱乐被以消费电子厂商搭台,人民群众唱戏的形势商业化了。微软、英特尔、惠普、索尼、三星,这些昔日的纯电脑巨人或者电器大亨,正在悄悄的同质化,似乎消费电子大佬的身份才能更博得金融分析师们的青睐。每个人的口袋和客厅再一次被频繁意淫,在国际消费电子展馆内据说搭建了至少30多套模拟客厅和起居室,并不搭界的男女模特们试图在展示台上发挥自己从百老汇学习来的肢体表演经验。如果你看某人举着本去年最后一期的《商业周刊》,不用说,肯定是三星的员工,《商业周刊》以三星的设计为封面,专门探讨了消费电子岁月下越来越咄咄逼人的三星,实际上从这次消费电子展上,完全可以看出世界经济最真实的晴雨表,美国、日本、韩国几乎垄断了消费电子领域80%的创新产品,尽管这些产品十之八九是中国制造,消费电子界的胜利者却往往并不是世界经济链条上的蓝领国度。

正如同史蒂夫·乔布斯像一个数字教徒一样诵读道:“我们的经济体系,不断等待着下一件疯狂的大事”。实际上当下的经济体系正在贪婪的依赖着电子消费品,千亿美元的市场,以及百亿美元的广告空间,以及随之产生的各式各样的版权费用,正在稳固的为世界经济提供消费动力,阿米提·什莱斯所划归的新一代数码青年第一次以主人翁的身份对世界经济登台入室,他们没有什么大额存款,不够买车买房,但是麦当劳打工半个月的收入还是有的,这点薪水恰恰够买个新数码相机了。这种影响并不仅仅是美国的消费电子市场,放眼望去,中关村越来越多的地产项目以数码大厦自居,而不是90年代所流行的电脑市场。如果说当年瀛海威距离信息高速路500米的话,今日的消费电子浪潮,正在更迅速的拉近中国青年与世界的距离。曾经诸多分析认为,中国互联网的商业技术模式与世界存在6个月的时差,那么消费电子的潮流就如同印度洋的蓝水一样,我们第一波浪潮距离不超过250米。

在线就医挂号

挂号收取服务费

网上挂号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