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门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门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泡面吧王冲我是如何玩转计算机编程在线教育的

发布时间:2020-02-10 21:55:47 阅读: 来源:棉门帘厂家

i黑马认为,程序的实质是逻辑,计算的核心是数学,逻辑和数学的训练对于一个人的学习能力、工作职场能力都有着重大的影响。那么,程序设计和计算机知识理应在基础教育中占据一席之地。在这个在线计算教育(Computing Education, 一般指广义的计算机科学与计算机应用相关的教育)领域里,很多人说泡面吧是中国的codecademy,虽然长得有些像,但是实质完全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教学的过程。泡面吧当前已经开放的课程包括了《编程初学入门常识》、《C语言入门》、《C语言进阶》、《C++入门》等7门。2014年4月2日,泡面吧公测上线。而在上线前不久,这个尚在内测阶段的在线计算教育平台,已获得百万元人民币的天使投资,英诺天使基金领投,北软天使基金跟投。

以下是创始人王冲自述:

泡面吧的创始团队最开始有3个人,我大二的时候去了百度实习;之后在开心网工作过,参与了开心网和开心微博的产品设计工作;再后来我去了人人网实习,围绕产品开展工作,一做就是一年零四个月。后来经人推荐,我有幸去了险峰华兴做投资分析,在险峰工作的一年零八天的日子里看了四百多个项目。现在我是研究生三年级,不久前刚刚办了休学,全身心的投入到现在泡面吧的工作中来。我们团队负责产品技术的俞昊然,出身于教育世家,很小的时候就接触了互联网,9岁的时候他就做过自己的网站;13岁的时候参与了后来很知名的一个视频网站早期版本的外包团队的工作;2006年的时候,他参与创办了关注、报道和分析百度发展的一个垂直媒体——百度爱好者网站。在之后的五年中和百度的很多部门建立了合作,参与做过很多百度产品市场相关活动的组织,离职前还帮助百度写了一本内部战略参考物;在这五年内,他也在媒体圈内积累了不少资源;昊然这个小神童从百度爱好者离职后,还做过不少几个创业项目,虽然有成有败,但也积累了不少的经验,为保障泡面吧项目的产品、技术奠定了基础。

另外一个泡面吧的合伙人严霁玥是去年刚从纽约大学教育学专业毕业的,之前曾经在百度、新东方等企业供职。作为教育学专业的学生,她对于教育理论有很深的见解,有很多自己的思考;在泡面吧里教学内容的设计和教育模型的运用等方面一直发挥着自己不可替代的作用。我们几个人最早是在百度的时候相识,又因为泡面吧这个项目再一次走到了一起。杨斌是最近刚刚加入我们团队的老大哥,我们都喜欢叫他斌哥。斌哥最早在联想,后来去了百度,再后来去了人人网,在加入我们之前任优酷土豆集团的一个总监,年薪接近七位数。以前找投资人的时候,投资人会觉得:“你们几个‘小孩’横向比还不错,但是毕竟是几个小屁孩,没有有经验的人给你们引引路,你们会有问题”;不过,现在我们可以很自豪说,我们已经吸引到了上市公司的高管,让他放弃高薪加入到小屁孩的团队里啦!其实,这也侧面也反映出了大家对于我们的项目普遍认可。我们整个公司目前有十个人,六个全职;在公司的每一天,大家都是活力十足,把自己的时间掰成几瓣来用,在工作的投入上,在我来看,我们的团队可以说是无可匹敌的。

泡面吧这个项目最初是源于昊然在2012年为百度之星程序设计大赛市场宣传时候做的一个小项目,应该说,那时候昊然就已经验证了这种教学方法的可行性和受欢迎的程度。其实回到身边来看,这种受欢迎的现象其实不难理解,像我和昊然这样计算机科班出身的学生,看到过身边很多同学在学计算机的时候走过的弯路,而泡面吧这个项目所倡导的跟随式编程,就是要切实的让计算机学科内容的学习变得简单、易于被接受。泡面吧现在产品的原形,是在2012年底昊然在伊利诺依大学香槟分校的宿舍中做出来的,大家试用后普遍反映不错,后来就逐步扩充团队,迭代发展到了今天;在今年四月公测上线前,我们一直在内测,按昊然的话说“这是为了确保我们不会误人子弟”,当然,作为一个教育企业,我们也都特别认同这个底线。在内测过程中,用户的热情超出了我们的想像,当时还在美国的霁玥和昊然先就近在美国纽约先成立了公司。后来随着霁玥的毕业回国,我们去年底在国内成立的公司,完成了天使轮的融资;当时和我们联系并最终确定投我们的王总特别认同我们的团队和我们的项目,我们也特别感谢他在最初我们最艰难的时候给予我们的“及时雨”一般的帮助。

现在网站上线一个多月,用户的热情依然不减。因为现在教学内容侧重于大学大一的入门课程,刚入学的大学生和一些高中生对我们的产品的评价是最高的,与我们上线前的预期比较一致。大家普遍比较喜欢我们产品设计中的跟随式教学的设计,我们现在产品左边是关于教学内容的文字解释,右边是一个编辑器,左边给你讲完内容以后,你在右边写出代码;当系统检测出代码合法以后,左边的内容会变,一步步引导你写出一段完整的程序,之后再点击“运行”,用户就可以看到程序运行的效果了。这个过程中,虽然没有真实老师的参与,却让学生有一种被老师悉心指导的感觉,学习的效果自然差不了。

我们在创业之初我们定下三个原则,第一个原则就是“不做视频”。我们在之前的这段时间里,把国内同等体量的在线教育创业公司都研究一遍。总体来看,他们的创始人普遍是此前大企业的职业经理人出身,技术和管理上一般都没有问题,但是普遍都离教育有点远,他们普遍是一上来就把在线教育和在线课堂之间划上一个等号;实际上,这两个概念肯定不是一样的,在思考过程中是有区分的。当把在线教育等同于在线课堂的时候,用很直接的思维去理解,我们不难发现“课堂”是以老师为中心,搭一个舞台,学生在里面听,而移植到在线环境中来,很自然的就变成了视频传授的形式。所以,现在我们看到的相关项目中,十个有九个半是视。视频好不好?就我亲身经历来看——不好,因为我不看,他们开始做的视频的长度是45分钟到50分钟,是根据一节课的时间来定的,这样的结果就是用户的跳出率接近百分之百,注意力很难集中。现在它们普遍都将视频都拆成了12分钟到15分钟的短视频,但是跳出率高,学习效果差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这种直接把在线课堂作为在线教育主体的方式,懂行业的人都知道,这实际是一种妥协,没有真正的发挥出“在线”这个优势。

抛开课堂这种形式不说,所有的视频都是以老师为中心,这些老师只要讲得好,一定要言之有趣,但是未必言之有物,越是讲得好的老师越不大照顾到这些底层的知识的细节。但是计算教育及与之类似的理工学科的教育,是相对需要严谨性的。以编程学习为例,很多计算机语言严格区分大小写的,学生在课堂上并不会理解一个字母写成大写后会造成编译错误,而老师又很难把所有细节都顾及到,更不要说用有趣的方式去全面的进行讲授了。所以,视频这种以灌输为主的模式从根本上,特别针对理工学科来说,是走不通的。

第二个原则是“优先解决注意力的问题”,其实注意力也是所有的做教育首先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如果学生的注意力没有停留在你的教学体系框架中,你任何内容上的优化和方式方法上的更新都是徒劳的。因此,泡面吧采用了强交互的方式,实际上在写出代码的过程中,我们不断在和计算机交流而不是被一个老师不断的灌输,而这也是我们觉得目前在线教育可以比较低成本的解决注意力问题的方式。

第三个原则是“让用户关注内容,不要过早产生挫败感”。在泡面吧学习编程上手非常容易,首先,我们不需要用户去配置环境,在什么都还没有学到的时候,先被配置环境这个“洪水猛兽”吓的失去的兴趣。我经常说“对一个初级用户讲配置环境,就像是给他展现一个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等初级用户翻着书花两个小时,把环境变量配置好,终于花五分钟写出写出第一个程序的时候,编程过程的乐趣已经被配置环境的折磨冲击得荡然无存。在泡面吧,初级用户可以直接上手写代码,我们的云端IDE上来就直接使用,不需要你配置任何环境。其实初级用户很可怜,本来对程序设计的兴趣有的时候就因为环境配置的壁垒,弄得初级用户有一种“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郁闷。

其实,初级用户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想写一行代码出来,然后让我看看能做出什么东西。首先初级用户过来直接可以写代码,并且我们在教学的过程中,不断手把手跟着你走,让这个初级用户进入很低的门槛以后,自然先写上几个代码,往后走的话会非常顺利。编程这个学科一定是实践和理论并行的,甚至于说极端一点,实践要在理论前头,很多初级用户上完以后,对编程有先天心理的戒备,上来先写出一行代码,运行成功给他的反馈,远远比我们走到学校里,老师对着屏幕给你讲两个小时,回去再做,要好得多。基于这三个原则,才有了现在这样一个产品。

我们对于线下,很长时间应该都不会碰。因为线下是另外一套逻辑。现在不以老师为中心,搬到线下没有必要。

泡面吧暂时不考虑完全公开,主要有两个考虑:第一是在产品初期,很多东西需要反复迭代和优化。第二如果完全放开的话,这个事情就不那么有趣了,掌握节奏很必要。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会给用户带来更好的产品。

深圳注册公司网站

中山筹划税务机构

广州注册公司经营范围

广州注册公司转让